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灰暗了。

手をつないで ふたりは/双手紧握的二人
いつでも独りきりだった/总是独来独往
互いに怯え/彼此畏惧
想いよじれてゆく/思念渐渐扭曲
僕らは忘れ合う/我们将彼此忘记



简直是TiT对那谁的角色歌了(自带角色滤镜(……)
是说记忆污损下的TiT……

“哎,Mind,我跟你说啊。”

他嗯了一声,看都不看一眼坐在地上玩拼图的恋人。

“我发现我没办法扼杀自己。你猜为什么?”

他停下了笔。笔尖并未离开纸面,洇出一块蓝色的墨渍。他还是没有看他。

恋人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因为会缺氧。我把自己扼到缺氧,然后就没力气了,松手了。就这样。就像闭气不能把自己憋死一样。”

Mastermind终于回头了。对方的注意力还在拼图上。纯色的拼图根本拼不出任何图案,可他就是执着于这种毫无意义的事。

“我打算,如果你一直不让我自杀的话,那就让你杀了我吧。”DiabolicEsper拿起一块拼图,也不管是否可以和之前的拼在一起——他的玩法下没有随便两块拼图是不...

到底是什么让我成为了现在的我?

一些整理。

只是一些想法,存一下。
如果下半年能做出什么改变的话我就能高产了(真的吗)
下一篇mmde过后就接着记忆污损了,应该有生之年的事吧……我好懒啊,哭了。

1.DNDE–守夜人

这是拜德公爵被杀死后,拜德全城戒严的第三年,士兵在城内来来往往,猎魔人在来来往往,DE也在大街小巷里来来往往。这三年来每天都有城堡内的士兵在城内巡逻,他们脚下踏起尘土,穿过市井,却一直都没有抓到刺杀公爵的恶魔。
这座屋子是拜德公国曾经一位贵族的住所。对于一个贵族来说真的有点太小。公爵被杀后,没了依靠的贵族渐渐衰落下去。就在昨年这位贵族在公国的政治斗争中败下阵来被处死,屋子也就空置下来了。新公爵马上就要上位,按理说这宅子也会被...

不知道更新什么,就更新了一下简介和头像。九月好。

忘记了是谁点的问答,可能是三次列表的同学吧。

是谁呢……(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它的由来)

遇冷速溶

第一次用这个名字发文的时候在冲咖啡。真希望有用冷水冲也能很好喝的速溶咖啡……


02.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小学一年级??(真的开始坚持是在四年级的时候吧。应该

有人看有人夸就继续写了。感谢过去那个敢把写文的本子交给别人看的我,不然也不会想到后来会发到网上。

没人理就一点都不想写啦。


0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他人又有什么看法呢?

??不知道诶,乱七八糟的,力不从心的感觉。

别人怎么看不太了解,对外界...

Abb家分锅大会

前置:http://mindesper.lofter.com/post/1d0dbf5f_ea78c73




卡通猫挂钟的尾巴摆动着。


LP第四次看向墙上的挂钟,离上班还有一个小时。如果能快点解决,他应该可以在路上买个早饭。


AT一只手撑着脸颊,手指不停地敲击着餐桌发出烦躁的笃笃声,视线时不时瞥向斜对面的TiT。


对方正坐在PT和DE之间,先是跟DE耳语片刻,听后快速摇摇头,DE就抱紧靠枕露出疑惑的神色不再问什么了。但他看到DE隔着桌子把目光投向LP,当然LP迅速地扭过头,寻找周围有什么可以假装吸引注意不去理会DE的东西。于是他看了挂钟第五次。...

吸血鬼饲养手册:1.出门前避免被吸血



跟吸血鬼一起睡觉是没有早安的——MM觉得头晕。

勉强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等到视线不花了才试着支起身子,然而发现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脖子到肩膀连着一片都是麻木的,伤口处已经结了血痂,稍微活动一下都会牵扯已经变得迟钝的痛觉神经刺激大脑。这下彻底痛醒了。

作孽哦。

他想起厨房里买回来低温储存的医用血浆,突然无比希望人类在某个方面进步一点,比如搞出能给吸血鬼食用的血浆,或者消灭所有吸血鬼。

看着时不时晃动的天花板,他闭上眼暂时不去理会这些胡思乱想,在下一次喂食之前赶紧调整过来才是正经的。

睡觉绝对最简单。

缓缓侧过身发现窗帘没有全部拉上,露出一半阳光,看起来是正午,灿烂得不像话。...

© 遇冷速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