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冷速溶



跟吸血鬼一起睡觉是没有早安的——MM觉得头晕。

勉强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等到视线不花了才试着支起身子,然而发现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脖子到肩膀连着一片都是麻木的,伤口处已经结了血痂,稍微活动一下都会牵扯已经变得迟钝的痛觉神经刺激大脑。这下彻底痛醒了。

作孽哦。

他想起厨房里买回来低温储存的医用血浆,突然无比希望人类在某个方面进步一点,比如搞出能给吸血鬼食用的血浆,或者消灭所有吸血鬼。

看着时不时晃动的天花板,他闭上眼暂时不去理会这些胡思乱想,在下一次喂食之前赶紧调整过来才是正经的。

睡觉绝对最简单。

缓缓侧过身发现窗帘没有全部拉上,露出一半阳光,看起来是正午,灿烂得不像话。...

MM从很早之前就知道,可以将鬼神和唯心主义世界观击溃的,是唯物主义。
比较尴尬的是,遇到唯物主义也无法抗衡的事件,想临时信信神都不知道哪位比较灵。
……估计还在做梦。
他扭头看看床头的闹钟,指针已经趋于十二点。阳光明媚,经过窗框的切割像奶油一样均匀地抹在地板上。他至少睡了十个小时,肯定睡醒了。
不是梦。
啊,不要啊。
昨晚上还好好躺他身边的大活人,今早变成了……小活人。
虽然对方在他睡醒睁眼之前就窜回了被窝,但还是太慢了。他看到了,却不愿意相信。
“DE?出来。”
“不要……!”
“快点。不笑你。”我也笑不出来了。
MM没费什么力气就揭开了被子,对方反抗的力气比想象的小太多。对方还穿着漆黑的轻甲,可能是深夜才回来,...

存一下设定
吸血鬼猎人MM/TiT,吸血鬼DE/MM。
MMDE,MMTiT
是两个完全独立的故事只是用了相同的设定,没有任何关联。

MMDE↓

DE=接近不死的吸血鬼。
任何伤口都会愈合不留痕迹,但愈合过程较慢。只有造成吸血鬼生前死亡的伤口才会留下痕迹。DE死于斩首。生前是个天主教信徒,直到死前一刻都在祈祷救赎,醒来后已经作为吸血鬼下地狱了。一个在战争中颠沛流离的人,主从来听不到他的祷告。漫无目的地作为吸血鬼流浪了进百年,做过坏事,被教会追杀过,发现极刑也无法处死后列为头号危险的吸血鬼,逃走后又被追杀,直到遇到MM躲在他身边才有了暂时的安全。
不怕阳光,但暴露在阳光下会觉得刺痛,长时间会受伤。怕大...



起晚了,没有早饭吃。
DiabolicEsper用了他的杯子。现在他不想要那个杯子了。
杯子是TimeTracer送的。
……还是很想要的。
MasterMind答应会帮他整理书架。
整理了吗?没有。
天启研究又失败了。
MasterMind非要他自己设计图纸。
然而并没有设计出来。
发电机还没修。
家务没人做。
DiabolicEsper你真的有扫地吗。
只睡了三个小时。
TimeTracer昨天一天都没理他。
猫都不理他。
摸都不给摸,跑了。
艹。
好困。

这怎么开心得起来。
😃🔫



“帮个忙吧。”

他愣了愣,回头看着对方。

“我?”他问。结果反被怪异地瞥了一眼。

“这里没别人。”

TiT的视线落在对方手边那杯氤着热气的牛奶上,又迅速移开。

“小事嘛。”对方又说。

“……来了。”

确实是小事,只要他过去借个手就行了。可他等的不是这个。

现在,AT的杯子是空的。

他去午睡了,通常要两个小时。门锁可难不倒TiT,启动发电机就能解决。

AT的房间里已经拉上了的窗帘,午后的阳光软绵绵地浸进来。对方不喜欢遮光太好的窗帘。透过窗帘可以看到摆放在外面的绿植的影子。真是个令人昏昏欲睡的午后,就像对方每天午睡前的那杯热牛奶。

这个时候AT肯定睡熟了。TiT清楚,所以...

1 / 10

遇冷速溶

=速溶

※夜行型
MMDE
DETiT
要饭的

© 遇冷速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