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DE]吸血鬼饲养手册:1.出门前避免被吸血


跟吸血鬼一起睡觉是没有早安的——MM觉得头晕。

勉强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等到视线不花了才试着支起身子,然而发现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脖子到肩膀连着一片都是麻木的,伤口处已经结了血痂,稍微活动一下都会牵扯已经变得迟钝的痛觉神经刺激大脑。这下彻底痛醒了。

作孽哦。

他想起厨房里买回来低温储存的医用血浆,突然无比希望人类在某个方面进步一点,比如搞出能给吸血鬼食用的血浆,或者消灭所有吸血鬼。

看着时不时晃动的天花板,他闭上眼暂时不去理会这些胡思乱想,在下一次喂食之前赶紧调整过来才是正经的。

睡觉绝对最简单。

缓缓侧过身发现窗帘没有全部拉上,露出一半阳光,看起来是正午,灿烂得不像话。

大冰块倒是面对着他睡得安稳。凉凉的呼吸落在他的颈间,有种羽毛轻轻拂过的触感。午间的阳光就铺在它身上,给它的轮廓镀上一层柔和的边。显然它已经尽量躲开阳光的照射了,整个人都要贴上来,却还在睡梦中。

这么晒着估计睡醒了又要龇牙咧嘴地叫唤半天。

他不想下床拉窗帘,干脆起来从对方身上翻过去换位置。

大冰块皱眉,发出一阵不满的哼哼。他终于躺下,对方睡过的地方没有体温的痕迹,只是被晒得暖烘烘的。它迷迷糊糊地被推到温暖的被窝里,扭来扭去好一阵子还是扭进了他怀里,不一会儿就有凉凉的气息钻进了胸口。

他往枕头里埋了埋,闻到对方头发的香味,忍不住揉了揉它的后脑勺。

超软。

想落个吻在它头顶,又不知道它是不是在装睡,等着他做点什么后再起来得逞似的嘲笑。

无非是一些“我就知道你会这样”的话。

虽然它这么做过好几次,但不至于每次都这样吧?

借着困意,他暧昧地将嘴唇贴于它的发间。连吻都算不上,却在片刻后听到怀里的家伙嗤嗤的笑声。

……又上当了。

睡久了反而会浑身没力气。MM算算假期还长,再那之前应该可以恢复过来。相比之下另一个人简直活蹦乱跳的。

毕竟吃饱了。

MM出去领了信件。从中午起床到指针偏向两点整,他决定烤苹果派。期间DE过来晃悠好几次,他把苹果切成小块喂给对方却不怎么领情。

食之无味,食之无味。

它勉强塞进嘴里嚼巴嚼巴,说像是硬纸团。

说得好像它嚼过硬纸团似的。

最后是他自己把苹果吃完了,无所事事。

假期常态。先前跟介绍人打好招呼,假期期间谁都别找他出任务,神仙来了也一样。当时介绍人猛点头比出ok的手势便摆摆手,转身继续跟衣着光鲜的女孩拼酒猜拳,真不知道他听清楚没有。

然后他走到门口,就看到一高个子面无表情地推门而进,往介绍人和女孩扎堆的地方走去。

噢,超低气压。

他下意识地侧身让道,心说这人怎么看着眼熟是不是那谁谁……没想起来。

算了,事不关己。

于是无缝衔接放了近半个月的假,可把DE高兴坏了——不用饿肚子啊!

不不不亲爱的你扪心自问我到底是人形血包还是你的饲养员?

以吸血鬼的角度二者似乎没什么区别,所以DE说了句你是凶巴巴的饲养员。

……有点沮丧。

然后DE又补了句,我可不是把谁都当饲养员。

“你还是闭嘴吧。”他头也不回地说道,不一会儿他肩头一沉,DE从后面压了上来。

“是真的。”话语间吐出的气息凉丝丝的。

“我知道。别压身上。”

“我又不重……”

自己体温低就想蹭他的体温。夏天还好,冬天简直是在杀人。

“滚开。”

偏偏压在昨晚的伤口上——对DE来说那可是顿大餐。

如果太迁就它的后果就是它的胃口越来越大,甚至有次深夜出门执行任务前被吸了一顿,结果任务中他连枪都端不稳,仿佛重了好几倍,差点眼一花手一抖准星一歪打中某位牵着狗路过的贵妇……他赶紧撤离光速通知介绍人任务中止,说感冒加重了再不回家躺着休息怕是要扑街……那么他还不如一开始就实行高压政策,偶尔网开一面说不定它还会感动得一塌糊涂。

当然,自己养吸血鬼这事是绝对不能说出去的,更何况DE还是个被教会通缉的逃犯。

反正它是这么告诉他的。

从教会的地牢里溜出来,从哈梅尔一路逃到拜德,差点在拜德王国国庆日的烟火尘埃中撞到MM的枪口上。当时他正在追着另一个吸血鬼打,DE这一来目标就跟丢了。他记得那次任务失败,介绍人替他赔了不少钱。

对这个自己送上门的吸血鬼MM却没理由杀它。没有人委托也又不知道它值多少钱,再者,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浪费弹药?介绍人整天都在抱怨物价飞涨,把他卖了都买不起弹药之类的云云……

回到当前,要不是从事猎人这么多年,枪林弹雨出生入死,跟吸血鬼撕逼早已是家常便饭——锻炼出的身体素质,照它这个明明不饿只是想满足一下味蕾的吸法,普通人说不定早就哪天突然贫血死了。

相比之下,DE却完全没有这个顾虑。

对此MM归结为DE是没有脑子的。不然怎么撞谁不好偏偏撞吸血鬼猎人身上?

“这是主的指引。”DE抢先霸占了沙发。

得了吧。一个吸血鬼还念叨着主,估计有些人的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

MM从烤箱里端出苹果派,过来踢了踢它的脚。它立刻坐起来挪开位置,笑嘻嘻地拿走了一块派,双腿很不要脸的立刻横搭到MM的腿上。MM瞥见它怎么也穿不好的衬衫下脖子上颜色较深的伤痕。横切的一圈。在苍白的肌肤映衬下略显眼。他曾一度怀疑它会在他看不见的时候把头从脖子上取下来。事实完全是他想多了。吸血鬼又不是僵尸。

“我要吃。”DE盯着苹果派。

“很烫啊。”

“不怕。”

果不其然的DE在咬了一口派后做出一副要哭的样子含糊不清地憋出一句好烫。

“别看我,吃不了吐到垃圾桶里。”MM推了推它的脸。DE瞪了他一眼,自己嚼几口强行咽下去了。

MM没什么胃口,稍微冷却后的苹果派似乎有点变味道,他吃了两个,剩下的留给DE了。

他想起起床后拿回来放餐桌上的信件,光想着填肚子却忘记拆开了。看信封颜色就知道是介绍人送过来的,也就只有他会一直用浅绿色的信封,深蓝色的墨水写字。开头是“Mastermind先生,麻烦你稍微离开一下你的小男友过会儿再腻歪来看看你的顶头上司千里加急的信件”……是通知休假结束?

小男友?小?

MM回头看看沙发上躺得舒服的DE,看来介绍人也没完全猜对,完全低估了DE的体型以及年龄。

……怎么说得我好像恋童癖一样。

MM看完了信件,里面还夹带了两张明信片,上面的图画都是同一个地方,上面还有停泊的船只。可能是他亲手画的。大老远突然跑去码头做什么?MM一摸,濡湿的表面颜料还没干。

他看了一眼信的最后,介绍人还补充了一段话:

更正一下,不是小男友。可能岁数比我们俩加起来都大吧。养这种东西很麻烦,别在出门前被吸血。脖子上的牙齿洞请想办法掩饰一下。不要出现在Arme面前。你的假期结束了。

他想了想扭头对DE说,我们可能得搬家了。





颓废的九天假期,返校前填填旧坑。
介绍人其实是EE啦

很久没去看DE的tag结果发现好像和其他圈的DE混在一起了……

 
评论(3)
热度(65)
© 遇冷速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