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家分锅大会

前置:http://mindesper.lofter.com/post/1d0dbf5f_ea78c73


卡通猫挂钟的尾巴摆动着。

LP第四次看向墙上的挂钟,离上班还有一个小时。如果能快点解决,他应该可以在路上买个早饭。

AT一只手撑着脸颊,手指不停地敲击着餐桌发出烦躁的笃笃声,视线时不时瞥向斜对面的TiT。

对方正坐在PT和DE之间,先是跟DE耳语片刻,听后快速摇摇头,DE就抱紧靠枕露出疑惑的神色不再问什么了。但他看到DE隔着桌子把目光投向LP,当然LP迅速地扭过头,寻找周围有什么可以假装吸引注意不去理会DE的东西。于是他看了挂钟第五次。

PT盯着花瓶走神,直到被TiT用手肘轻轻顶了一下腰侧。他回过神和TiT交换了一个眼神。

换也没用,AT心想。PT是那种你以为他懂一加一等于二,结果问起来的时候他会很自信地说出一加一等于三的人。

MM坐在餐桌的首席,双手指节交叠抵在鼻梁下面,半天都没有说话。整理好的冰箱被弄乱已经让他很不爽,再加上巧克力被偷吃,他周围的气压已经低到肉眼可见了。

突然,他开口了。

“AT。”

干!AT感觉心里咯噔一下,我跟你有仇啊每次都是我第一个?又不是出头鸟?

AT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瞪着他。

“你怎么知道冰箱少了东西?”

“……啊?”

“我刚才还没说巧克力不见了,你就说你胃口不好。”

……你果然有毛病吧!!AT强忍着上去硬怼的冲动尽力维持平静的语气说:“没少东西你会在那里突然发神经?”

MM不响,他试着回想刚才所有人之间的对话。

PT看了一圈周围——MM这次是真有点生气了最好别踩雷。TiT是懵的,应该不明白为什么AT有意针对他,和DE破天荒地站出来替他背锅。

虽然不知道这锅是不是他的。

LP完全是在等着上班买早饭,之前他承认巧克力的事太敷衍了,一副一种息事宁人的样子。再说LP睡觉是他们之中最老实的,掐着点睡掐着点醒,除非房子垮了不然谁都别想弄醒他。大写的生活规律,半夜爬起来偷吃不太可能。

DE的话,如果最近不厌食基本可以认定是他干的了。不怕得罪MM又生活没规律就数他最典型。可是偏偏他最近真怎么吃东西,有时候甚至都是MM追在后面逼着他吃的。

MM又点到了DE。

“你为什么要护着TiT?”

“我?开心啊。”

“我什么时候要他护了?” TiT不爽。

“哼哼,你可欠我一个人情。”得意。

“谁稀罕你的人情,本来就不是我!”

“啧……”

得了吧。AT抱着手臂暗暗地想,盯着MM那边——你不也在护着DE吗?

“PT呢?”AT瞥向对面。

“啊,我啊。”PT指指自己,回答道,“反正都是我干的别,我赔你们的那

份就行……”

“你花的是我的钱。”LP跟在后面棒读。

“等等。”

视线都应声投向了MM的方向。

“AT是想把锅甩给TiT的,是吧。”

“是是,您开心就好。”AT点头微笑。

“DE护着TiT。”

“你也护着DE呢。”AT句句跟他互怼。

“PT在袒护TiT。LP间接帮他接锅。”

“天地良心我跟他不熟。”TiT立刻举手。

LP向TiT投去“你什么毛病”的一瞥,随即也举手表示撇清关系。

“你还真是大众情人啊。”DE笑嘻嘻地说。

这时MM低低地说:“你们当中……有人背叛了我。”

寂静。

起码有四秒钟。PT确信自己能听见挂钟的秒针走了四下。

最后还是LP打破了这突如其来的尴尬场面。

“有人……跟你是一伙的吗?”

我靠,你还不如不开腔!求你上班!PT在心里给他跪下了。

“我每天都在背叛你啊!哈哈哈!”DE笑着说。

MM瞪了他一眼,他立刻笑不出来了,别过头装作刚才是个假人,开始啃指甲。

“时间。”LP提醒道,“我的早饭。早饭。”还敲桌子示意。

“哥我饿了……”PT说。

“忍着。”

“就这样吧,TiT。我们都知道是你干的了。”AT说。突然桌子底下传来一声闷响——TiT踢了他一脚。

“何必这么费事呢,我们打一架不就解决了。谁输了就是谁干的。”说着DE迅速站队,“我跟TiT一起。”

“你不要自说自话行不行?”

“我们一队吧,哥!”

“别别,我要上班。”LP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起身要走。

“不想理你。”TiT愤然离席。

“都别吵……你们……!”

“少把自己发的神经推给别人了。”AT也站起了身,“老神经病,回屋歇歇吧。”

DE搂着抱枕看着周围的人跟着LP的节奏走人,看了看MM,耸耸肩抱歉地笑,自己也麻利地逃了。

这就是Add家一桩悬而未决的破事。

后来,MM怀疑巧克力是他自己偷吃的……


总裁为这个家真是操碎了心。

 
评论(6)
热度(66)
© 遇冷速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