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Mind,我跟你说啊。”

他嗯了一声,看都不看一眼坐在地上玩拼图的恋人。

“我发现我没办法扼杀自己。你猜为什么?”

他停下了笔。笔尖并未离开纸面,洇出一块蓝色的墨渍。他还是没有看他。

恋人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因为会缺氧。我把自己扼到缺氧,然后就没力气了,松手了。就这样。就像闭气不能把自己憋死一样。”

Mastermind终于回头了。对方的注意力还在拼图上。纯色的拼图根本拼不出任何图案,可他就是执着于这种毫无意义的事。

“我打算,如果你一直不让我自杀的话,那就让你杀了我吧。”DiabolicEsper拿起一块拼图,也不管是否可以和之前的拼在一起——他的玩法下没有随便两块拼图是不能拼在一起的——他强行将不能咬合的齿轮拼在一起,再让它们转动,哪怕会毁坏。

这是Esper要的第四盒拼图了,一千块,全是灰色的。

“如果,要让我的人生有什么意义的话——‘死在Mind手里’,真是有意义啊。”

他说着还笑了起来,像是发现了真正有意思的事请,不由得欣喜起来,“想想都觉得很幸福……被你杀掉了?像对付那些坏人一样?我也是坏人。每次看到你杀人,我都在想要是我替那个倒霉鬼去死就好了,我也是坏人啊,为什么你就没有那么对我?Mind杀人时的表情真棒……要不要死在你怀里呢……哎,好肉麻啊,我不要啦。你的话会选血之类的脏东西不会弄到身上的方法吧?下药?不要让我太难受就行……”

对方说得越多就越陷入自我想象的世界,拼图也更加粗糙起来,很多地方他甚至都没有耐心强行拼接。这样下去又会出问题。Mastermind却话卡在喉咙里,什么都说不出来。对方盯着没有图案的拼图,看起来是在对手里的活着迷,事实却是他沉浸在了自己的想象里。

Mastermind想换一张纸了。Esper还在继续说着。

“……你喜欢放血吗?把血放到容器里,我死之前我们还有时间聊天,就是到了后面会很冷……上次我试过,感觉到冷的时候就被你回来打断了,早知道应该泡热水里的……

“……坠落的话,太难看了,不要……

“……安眠药。听说其实很痛苦?好多人吃这个都是中途受不了自救了……

“……我还是喜欢放血,你呢?血在容器里的话不会弄脏衣服的。”

Mastermind听到拼图的声音停止了。他忘记了在Esper说话前自己要写的东西。

“怎么不说话,Mind?”Esper问起来,“为什么不说话?”

他听到对方起身的声音。

 
评论(3)
热度(35)
© 遇冷速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