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DE]僵尸先生和他的猫

*没有空行
*我大概已经习惯wps便签了……噢。

僵尸先生和他的猫



那只猫还能勉强看出它以前是白色的。
太脏了,像是大街上要被扫走的垃圾。有调皮的小孩抓住了它,嬉戏一番后用小刀挑开了它的嘴角,然后丢弃。几个月前它感染了寄生虫,因为跟另一个街区的猫打了架,就为一块被屠夫扔掉的烂肉,寄生虫在榨取它所剩不多的养分,它已经很久没吐过毛球了。
一场雨。
它不讨厌水,因为在找不到遮蔽的一场雨水过后它能看起来干净一点。
这之后,它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梦。
雨似乎不会停下了。

一具尸体。
有人挖开了一座新的坟墓,空白的墓碑断成两半。盗窃者朝他们挖了半天,打开棺木却发现一无所获的坏运气吐口水,赶在暴雨来临前逃之夭夭。下雨了,没多久就淹没了墓穴,尸体沉在下面,他的梦马上就要醒了。
醒来后他会抱怨是哪个混账不帮他把棺材盖上,身体沉得要死,好像自己的意识还活着,却被压在死掉的身体里了。雨水会冲掉防腐剂——如果没人来帮他把棺材盖上,把土填回去的话。或许要在天晴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有人来这里。这周围会开满野花,墓地外面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会来采摘,天知道为什么会有女孩胆大到来墓地摘花——然后她就会发现他,可他不是花朵,只是一具腐烂的噩梦之源。
希望发现他的是个男孩,这样他就不会感到抱歉了。
他头一次在死后觉得冷。

时间是1972年的早晨六点半,僵尸MM先生的闹钟没有响。它在半夜的时候停了将近四十分钟,于是本该在六点半就起床的MM先生只能在四十分钟后醒来。
闹钟中途罢工是DE发现的。他睡到半夜醒了,钻出被窝,呼噜呼噜地踩奶。舔舔MM先生的脸,蹭蹭,继续踩。直到发现另一个睡着舒服的地方才蜷成一团躺下,躺下前还瞥了一眼闹钟,发现指针不走了。
他当然不打算叫醒MM先生。工作日的早晨MM总是走得特别早,不管是用人形撒泼打滚还是用猫形追在后面蹭,他最终还是要被关在门内,蹲在原地气恼地摆尾巴。人类的工作就是很麻烦,为什么不学学他呢,每年只有两个晚上的工作时间,其余的全都用来等待MM回家和陪伴对方,吃喝玩乐。
他不是没想过跟着他一起出去工作。他甚至表示愿意委屈自己装进纸袋里被他抱着走,MM还是拒绝。
规矩就是规矩,听话吧,Esper。你不是布偶猫。
又没人规定只有布偶才需要人陪。
不行。
MM皱眉了,这是他对这场简短的讨价还价感到厌倦的表现,于是DE识趣地走开,他无法想象出自己是怎么度过MM不在的一天又一天的——就算无聊得一直睡觉,他也还是度过了MM不在的一天又一天。生活有时候就是你不想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放任自流反而能奇迹般的把它完成。有时他用人形开门,检查好衣服,藏好头顶的耳朵出门,跑去MM工作的街区玩。
他已经能背出MM每天送信的顺序了。第一个是中心广场的精灵NW小姐,她的信一如既往地从苏格兰寄来,辗转到MM手里,为了答谢,她会送他一朵花作为一天开始的幸运礼物。虽然并没有什么比死了不得安宁还成了僵尸更倒霉的。真神奇,为什么信件从来不会丢失呢?第二个是巷子里的恶魔CH小姐——她当然大多数时候都不在,收信的是她的契约仆人。她的一个同族每个月都会从北欧寄来一些小饰品,有时候会直接用包裹装一些宝石,恶魔真有钱;第三个是街区有名的富人CE小姐,她继承了家业,虽然他不懂到底是做什么的,他只知道她家门口的台阶都很贵。CE小姐的信件就只是信件,一张纸,外面一个信封,来自对岸的法国,其他什么都没有。每次都是她自己来收,他跳到她窗户上偷看过,她独居,而且完全看不出她的钱财都是怎么来的。再而且,她是个机械人。偶尔她会出于礼貌请MM进去喝茶(汽油?),但他每次都拒绝,她也每次都不强求;第四个是侦探事务所里的EE先生,看起来是很温和大方的人,不过大多数时候他都不会来开门,这也是DE在窗户上偷看来的——他是一个幽灵。EE先生睡眠时间必须是固定的十个小时,一分不多一秒不少,多了无所谓,少了要出大问题——身为幽灵如果没睡够的话实体会消失的。DE可是亲眼见过EE先生没睡够就来开门,结果从门里直接穿出来的情景。当时他已经不能亲手收信了,信会从他的手里穿过去,于是MM只好把信放到他门口的信箱里,让他睡够了再出来吓人;最后一位是地下酒吧里的医生DB先生(天知道为什么医生会常驻酒吧里,主治醉鬼吗),是个货真价实的人类,他的信件也只是信件,一张纸而已。DE的针线工夫就是跟他学的,简单粗暴的交叉缝接,对方还特别推荐这种缝法适合僵尸,牢固,很酷,科学怪人的风格,万圣节效果十分出色。不过MM只会把身上会被人注意到的缝接处仔细遮好,丝毫不关心酷不酷的问题。而对于要给DB先生送信必须进入酒吧,他从来都是快进快出。
至此MM上午的工作就结束了。看起来只有五个,但对于一个僵尸邮递员来说简直任务艰巨。MM走得慢(当然也跑不起来),他根本不会骑自行车,平衡感和方向感都很靠不住,在人多的地方还要因为随时会断手断脚而提心吊胆,就算DE前一晚会用力帮他把各个肢体缝接起来,他也还是担心——被从人群里突然窜出来的宠物犬咬住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偏偏他还不让他跟着,傻了吗?中午的稍作歇息后,下午的工作就开始了,邮递员变成了餐厅服务生,在厨房和餐桌间奔波,经常会有女客人给他小费。这就不像CE小姐的邀请,服务生从来不会拒绝小费。DE想如果CE小姐把喝茶换成小费说不定就能更好地表达谢意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真的有不少女客人是为了MM才来吃饭的。
他没有为人的经历,所以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女人会对死人感兴趣。她们都看不见他身上缝合的地方吗?自从上次的车祸后,他连每一根指节都要缝起来才保险。他们拿到的赔偿金一分也没花在医药费上,他们换了新床,补充了家里的猫罐头和防腐剂,以及他的一堆新衣服和项圈,还有头一次在花园里生长的花朵。除此之外MM还想养一只大狗,保护他工作的时候不被其他狗咬,被他坚决反对了(你能保证你的狗不会咬你吗?不能。但我不会咬你),尽管如此MM还是没有同意带他一起工作。他还很高兴可以给MM换上时下最流行的颜色的粗线来缝合肢体,自己也能跟他用同一种颜色的来重新缝一遍裂口了。
晚上是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候,MM会和他一起躺在床上念书给他听,内容有时候是当天无聊的报纸,更多的是从图书馆借来的童话书。偶尔他会累得维持不了人形,因为跟踪对方一天还没睡过觉也不是很轻松的事,就变回猫的样子让他爱抚,捏脸挠下巴,呼噜呼噜,昏昏欲睡。大多数人形的时候他会搂着对方的腰,只露耳朵在外面听他念书直到睡着,手指会去抚摸对方腰上缝合部位凸起的线,交叉缝合,为了保险还先用传统的缝法竖着缝了一圈。他睡前已经帮他检查过了,除非被烈性犬剧烈撕咬或者车祸,绝对不会断开。
MM的身体总是凉凉的,他没有呼吸,DE也从来没听过他的心跳——相比之下动物的体温有点太高了,每次都得他先来暖床。
DE转过头看了看床头的闹钟,确认指针还在走。
一天结束了。

不知道有没有tbc……
MM先生你可以去碰瓷的,专门出车祸,这样就会有很多赔偿金了,DE也有更多好吃的罐头和新衣服了

(真是恶劣的僵尸行为)
(不要学,学不来的)

 
评论
热度(25)
© 遇冷速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