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了去年2月份的AThEE没头没尾短打↓



直到现在,ATh只见过EE三次。

第一次——

那还是个热闹的夜晚,雪刚停。难得很多人都在街上晃悠,开阔的广场地带尤其人满为患,说是为了跨年。

ATh也在街上晃悠。他穿着冬衣戴一顶鸭舌帽,买了热咖啡暖手。他早上把隐形眼镜弄丢了,现在鼻梁上架着很久以前戴过的眼镜。度数不够,有时需要把两边眼镜架往上抬,镜片向前倾斜才能看清东西。

人流涌动的时候有人撞到了他的肩膀,手一晃热咖啡便洒到了手上。很烫,他反射性地松开手。ATh听到一声金属物件掉到地上的声音,低头看是一串钥匙。刚好掉在一滩狼狈的热咖啡里。抬头,只看见失主快步穿过人缝的背影,头顶一撮翘起的头发晃晃悠悠的,倒是很显眼。

ATh顾不上洁癖,捡起钥匙就追了上去。失主转过身,疑惑地看着他。有点乱糟糟的发间还挂着星星点点的雪,戴着口罩,图案是喷火的怪兽。

ATh举起钥匙,失主皱眉,然后一模衣袋就懂了。口罩下他应该在笑,ATh听到一声含糊不清的谢谢。

失主的眼眶红红的。倒还不至于别人归还钥匙就感动?怪人。

观察别人完全是职业习惯。

失主拿了钥匙,转身离开,很快就消失在一个个背影或面影里。

然后——

休年假。ATh在家无所事事,索性把以前考研留着的资料拿出来看了一遍又整理一遍。擦擦灰,按字母顺序排列,由高到低,从厚到薄。偶尔上网看电视,看了跨年演唱会不知道第几次的重播。

看得大白天想睡觉——领导我们什么时候上班啊?

嗯……电视上这人看着眼熟。

不对,是呆毛挺眼熟。

毛色也眼熟。

插播广告顺便放一下如今各当红明星的新年祝福。

口罩上喷火的怪兽怎么也这么眼熟。

ATh对娱乐圈这些事不怎么了解,所以挺迟钝。但直觉一向挺准,感觉这种东西一般不出错。

他帮大明星捡了回钥匙。

这是第二次。

第三次——

ATh还没按门铃,对方就像早有预感似的来应了门。还是春寒料峭的日子,他打着赤脚趾尖泛红,里面穿着白衬衫,外面是圆领长袖白毛衣。衬衫的下摆有一角扎进了腰间,是没穿好衣服的产物。黑色打底裤,还有同色的羽绒大衣。ATh想起来了,他的头发比第一次见还要乱,这次倒没有雪落在发间。看来是刚从床上爬起来,带着一点点不情不愿的起床气。

对方第一句话是:“你们上门服务的啊?”

ATh早就习惯诸如此类的暧昧话语,都懒得解释其中的误会。

“嗯。”

这是今年第一位需要上门服务的客人,也将是最后一个。这次过后他就可以辞掉这个兼职,老实上他的班。

他看看手机确认了一遍客户信息。第一次遇到简洁到这么赏心悦目的——名字、地址、联系电话、性取向。没了。

Lofty:Erbluhen。

连想都不用,这是个假名字。

ATh跟着“LE”进了屋子。这次就没那么赏心悦目了。“乱室佳人”头衔受之无愧。

“LE”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有点乱,你随便坐吧。”

ATh把沙发上的零食包装袋移走,扶起倒在地上的废纸篓空,把包装袋揉成团塞进去。

“LE”看起来完全没有需要安慰的样子。他坐在一边的藤椅上,身下的毛毯大部分拖在地上。“LE”屈膝抵在胸前,饶有兴趣地盯着他看。

倒不是没遇到过根本不需要安慰,而只是为了看美男或者捉弄人的客户。ATh思忖着再过一会儿他是不是就可以走人了,然后让程序员扣除“Lofty:Erbluhen”账户上的相关费用转到他的账户上。人可不是白来的,光是出场费就在一万上下,现在应该没有哪个客户花钱买恶作剧。

如果是真正的有钱人,那就另当别论。

这是城市东郊的高级住宅区,“LE”住的是两层小别墅,整个屋子好像就他一个人。

“那么——哄哄我吧。”

“LE”正狡黠地盯着他看,让他过去。客户的要求,既然是工作就一定遵从。

“按你的来?我不知道怎么做。”“LE”低下头,用两根手指按住两边嘴角,向上提出一个笑脸抬头给他看。手指送开,浅浅的笑意便保留在脸上了。

“快点嘛,我很难过的。”

“LE”的视线落在ATh的手上,随着他抬手而抬升,ATh的手落在他的头顶,“LE”愣了愣,缓缓闭上眼睛笑了。

“怎么了?为什么不开心?”ATh淡淡的念出台词,招来“LE”一阵嗤笑。

——怕是真遇上闲得无聊的有钱人了。

“LE”轻声说:“汪。”

ATh愣了。

“我在演小狗。”“LE”解释说。

“嗯。”

“你刚才看我的眼神,像在看一条小狗。被欺负,找不到主人好好撒娇那种。”

ATh认为自己没有“眼神”那种东西,看谁都一样的。

“真的很可怜。”“LE”轻声说。

ATh打算收手了,可能再抱抱他就差不多了。最好能让他哭出来,越久越好,这个是计时收费的。

“对不起。”

ATh走了下神:“嗯?”

“对不起。我说。”




设定ATh有一份兼职,专门安慰人的,尤其是女性。根据时长收费。有天他遇到了光鲜亮丽的大明星,发现大明星每天都过得不开心。他以为让别人开心很容易,他有脸有身材,随便一点柔声细语的好话和暧昧的动作都能让对方开心起来。可大明星不是女性,他的不开心积重难愈,他用开心的外壳包裹住不开心的自己,谁都别想窥探他分毫。
当时对于这个cp的想法是:EE的外壳只有ATh能撬出缝来,一下击碎,甚至不用花多大力气。
你永远捏不碎煮熟的鸡蛋,但敲它就可以。
EE只在ATh面前才会情绪崩溃。ATh擅于用冰冷刻薄的话语一针戳穿他的好皮囊,或者一下一下干净利落地敲碎他的壳,轻松随意到让他不甘。
“不甘吗?这是值得不甘的事吗?Emotion你真是个怪人,开心的时候没那么开心,难过的时候比谁都难过。”
ATh见过EE所有的狼狈。EE上一秒还在跟他傻笑着拉拉扯扯,实则是想从他身边逃走。ATh不想跟他拉拉扯扯,他抓住了就不松手,等着EE扛不住认命……希望明天的热搜不是“人气偶像Emotion街头靠神秘男子肩头大哭[图]”。

管你在外面有多闪闪惹人爱,到我这里给我简单点做人。
EE以为自己不会哭,结果看来是没遇到能让他哭的人。

……
(根本不可能写完🙃)

 
评论(2)
热度(35)
© 遇冷速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