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mMP]One Day in Spring

※哨向AU
※向导Dom x 哨兵MP





–Welcome to Valentine's Day♡



DB发现日历上今天下面特地标注了情人节。又是无所事事的一天。他进白塔这么久,连个向导都没有,要什么情人节?

他进门的时觉得不太对劲。办公室里太吵闹,他的眼前还掠过一架纸飞机,纸团击中了他的脑袋,随着一声“糟了”,肇事者就在他循声发现他之前埋紧了头。真是糟心。

他没看到Dom。

他并不打算维持秩序,执行部的新人哨兵总得找点什么宣泄一下旺盛的精力,打纸团仗就是其中之一。希望臭小子们的斗志面对敌人也能如此。

他说了声“早”,这时候新人发现他并不是管事的了,就又煮开了锅。他看墙上的挂钟,上班的点都过了,Dom居然没个影,世界要末日了?碰巧这时候MP从开水房里出来,他拿着日常配给的奶精,和过量配给的糖,他把勺子在里面搅得叮当响,很明显用力过猛,咖啡都撒出来了。

看来这杯咖啡不关Dom什么事。Dom喝咖啡只放奶精,况且,杯子从来不会做错任何事,没必要像MP那样对待它。

DB寻思着今早白塔内部的新闻,除了前线一些哨兵的英勇战绩和日常八卦小道,那就只剩那件事了——发生的时间是几周前,然而对于其他大部分人来说,那件事连新闻都算不上,顶多一个饭后谈资。反倒是到了Dom和MP身上,还真把他们给弄掰了。

“情人节快乐?”他也去接了咖啡,拿了配给的奶精和糖。

MP瞥了他一眼,然后低头看着咖啡说早,真不知道是对咖啡说的还是对他说的。

八卦中心就在眼前却什么都挖不出来才最难受。说来奇怪,Dom是在MP之前进的白塔,训练课程全部修满之后本来在寻找合适的哨兵的配对,结果突然一个紧急任务把他给派到了战场,打完了回来他就有哨兵了。

是敌方的哨兵。

还是个小孩儿哨兵。

他的相关证件写明了他已经21岁,觉醒成为哨兵已经两年,和Dom在战场上相遇是他第二次参与的对敌侦查行动。

MP当时被带回来是以战俘的身份,本来要被关起来挖情报的,可时间不过两个月,MP不仅完好无损,他们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上面就传下来他们结合为伴侣的消息。

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居然成为一家人,一时间伴随着Dom迷妹梦碎和敌方哨兵通过和我方向导结婚成为自己人的八卦声此起彼伏,当然他们后来也通过优秀的战绩证明了他们也没别人说的那么不合适,非要有什么不合适,大概是MP过早停止发育的身体让他们站在一起不像夫夫而像兄弟。

不过现在看来,曾是敌方哨兵这个历史遗物终究会是个定时炸弹,这也造成了MP在白塔里谨言慎行,把自己和外界隔绝,除了Dom根本不和其他人有过多接触——他如果稍有差池就会被怀疑,到时候就算Dom联名一百个向导都保不了他。

Dom和MP出任务,结果向来非有即无。但这次却似乎除了大差错,DB不清楚差错在谁身上,他只知道结果是Dom被怀疑通敌,MP也被拖进了候审席,我方部分重要情报泄露,任务大失败。

接着就是他们离婚的消息,就这样又多了一个饭后谈资。

真是向导生涯的滑铁卢噢Dom先生。DB吹开咖啡的热气,啜饮了一口被烫了舌尖。

“你们……真离了?”

“你没看到吗?”MP反问他。

“什么?”

“都贴墙上了,你还问什么啊?”

DB自知说错话,MP明显现在委屈得不行。任务失败了,Dom被怀疑,自己处境也不舒服,还离婚,更不舒服。本来Dom应该好好安慰他没事,他是向导,上面不会拿他怎么样。可他没有。不知道是为了不牵连MP还是想撇清关系,干净利落的离婚了。

MP走了之后有新人上来悄悄告诉他,离婚协议确实贴墙上了,他们连猫的抚养权都分了……应该是Dom贴的,刚才打纸团仗有人撕下来,现在不知道扔进哪个废纸篓里了,不过Dom字写得挺好看……

他们的感情来得突然。

反正在上头的文件下来的时候,整个白塔像来了次小地震。(正和敌人发生遭遇战的DE致电:“他也能找到对象?哪个女哨脑子被门夹了吧?!”DB:“他对象是男哨!”DE:“你管我??”背景音是冲锋枪猛吐子弹的声音。)

DB怀疑MP是不是有斯德哥尔摩。仔细想想吧,兵荒马乱,战俘,一个在枪林弹雨里来来去去的哨兵和一个充满魅力且善于散发魅力的向导(太可怕了),鬼知道Dom是不是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癖好,反正他干净利落地在自己档案伴侣栏里填上了MadParadox。

MP在哨兵里完全算不上上等。后来Dom的任务报告里也说了,他不稳定,感官的敏感度不平衡,他听觉太敏感,导致他很容易被一点点风吹草动搞得精神高度紧张;而视觉又很差,比普通人还要差一点,身体过早停止发育让他看起来只有15岁左右,也就是因为这个一直没有向导愿意跟他配对。没有向导的哨兵只有靠药物维持稳定状态,被Dom俘获的时候,他硬是正在崩溃的边缘击杀了两个Dom的队友,被赶到的Dom在高处狙了一枪麻醉,带回了白塔。

到这里似乎都没看出来什么感情的火花。

MP在监狱连提前释放的理由都是“要和Dom配对”,倒是在那之前Dom经常往监狱跑。

这种特殊情况下产生的“感情”,任谁想都会认为他们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比如和我配对就能免受严刑,你知道的情报我也能让它变得毫无价值之类的。但MP似乎并没有什么协议价值,连白塔给他的评级都是B-。

A+级向导和B-级原敌方哨兵配对,难道真是伟大的爱情?今天世界末日都比这个有可信度!

工作周中的极少数时候,DB能在白塔的某处碰见他们。

DB一向对别人的私生活没有半点兴趣,只是那一次他们猫起来腻歪的位置太刁钻,他要去的地方是一本道,绕不开,装作瞎了强行没看见直接路过吧好像又不太好,就在拐角后面躲着也有点微妙。

“……我都让你不要带猫来,看吧,跑丢了。”MP的抱怨声。

“丢了就丢了,它要是真的跟你有感情,会来找你的……我抱抱?”

“不给。”

“唉……猫没了而已,还会有的。”

“我就想要原来的……”

“真是念旧啊。”

听到了衣料摩擦的声音。

“不要抱——”

“那试着反抗吧?”

身为哨向他们谁都没发现这么大个活人就在他们十米内“偷听”。

B-就不说了,这A+怕是有点水。

DB暗暗地想。

看着MP和迟到了很久的Dom像路人一样心照不宣地避免肢体接触,DB不禁猜起了猫的抚养权落到了谁身上。

Dom没那么喜欢猫,还十分讨厌冬春时期猫毛沾得到处都是,会养只是因为MP喜欢。再者,只要不掉毛,猫也没那么难以接受。

MP一整天都丧着脸,气压低到不行,Dom则没看出什么异样,只不过太正常了,和MP一对比就显得奇怪。DB认为Dom还没绝情到这个地步,可48小时前还是感情如胶似漆的夫夫,现在就连猫的抚养权这点藕丝都断了,要么是当初Dom一时兴起利用了斯德哥尔摩,要么MP脑子被门夹了。

DB想起现在还在前线上浪的DE。

临近中午的时候审查部的报告送到了,所有人都盯着这两个平静的热带风暴,企图从里面盯出点儿什么暗流来。MP向审查员道谢,Dom则点点头。

DB若无其事地去凑热闹,问Dom洗白了吗。

“我真的很想把你就地枪决。”

他这才确定了Dom其实远没有看起来那么风平浪静。瞥了一眼文件内容,开头写着Dom的新任务代号,这次没有MP了,他们的文件是分开的。

“上面原谅你了?”

“我没有做那些事。”

“证据呢?”

“没有。”Dom把最底下的那页换到上面来,“我跟他们说了有内鬼。”

“不就是你吗。”

“……我去给你申请枪决,等着。”

这时候MP却开门出去了。

上层给DB的评级是A-。

精神向导是“猫头鹰”——猛禽。身为哨兵再加上这个精神向导,他本来应该在前线过着枪子当饭吃的生活,结果被评级连带着成了文职人员。有时候还真有点讨厌猫头鹰。

如果所有敌对方的高层都这么容易混过去,那取得胜利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他在傍晚进入了资料室。

天知道一向以对敌残酷出名的Dom是怎么就在那一次对MP手下留情的。后来还听说当时他用的不是普通的麻醉弹,而是特制的,里面有大剂量镇静剂,对失控的哨兵效果显著。每个没有向导共同作战的队伍都会配备,但数量极其有限——不是每个失控的哨兵都值得救。

如果是用来对付黑暗哨兵或者A级以上哨兵那还情有可原……是在战场上一见钟情还是Dom用错子弹?他在Dom和MP谁更适合做替罪羊之间并没有犹豫很久。MP被怀疑只是差个引爆炸弹的火星,而这个火星可以是别人的耳旁风,可以是其他任何微妙的东西。而“雨燕”则一生都不会落地。

A+级的“雨燕”,精神向导稳定的性质决定了他本应该站在一个强大的哨兵身边辅佐,可优秀的评级又决定了他可执行高难度的对敌任务。情况完全相反。

如果不是立场特殊,他或许可以跟Dom试试配对,这样就不用每周去挨针了。

猫头鹰适合夜间作战。潜入敌方阵营对他来说难度不大,蛰伏潜卧同样。只是一次夜间街道战的机会,他就在敌方的哨兵里面找到了与自己体型相仿的尸体换了装备,装成在爆炸中幸存。虽然后来在身份信息上有点小麻烦,但他的剧本是自己经历了一次近距离爆炸失忆的哨兵,他的身份资料完全可以重来。

DB拿到了Dom的这次任务资料的代码,只要他愿意,没有什么躲得过猫头鹰的眼睛。权限代码是Dom的全名加雨燕学名的拉丁文,正式入伍的时间精确到秒,顺序打乱。DB永远嫌弃敌方的这套规矩磨磨唧唧。

他知道这次任务对Dom的重要性,这是洗清嫌疑最后的机会。大概也是MP最后的机会。如果他们不能证明对白塔的忠诚,MP不好说,但最先就地枪决的肯定是Dom。

他把关键信息用敌方代码转译,并将Dom的权限代码用上层能看出端倪的方式再次打乱。这样的方法他已经用过很多次,身在曹营的这些年里他演习了无数遍,用无关紧要的人的低级权限,传回去的都是同样无关紧要的情报。如果这个时候上层彻查,会发现这几年已经有半数以上的人是敌方的“卧底”了吧。

希望这次可以突破这边的防线。这次的情报如果也顺利到达,量前线的DE能顶几个军队,在海量的A级以上哨向的人海战术下,虽然风险与收益五五开,但他已经连续一个月没有休息了吧?最外层防线失守,失去一个黑哨,内壳的瓦解只是时间问题……

渐渐地他闻到有点不对劲了。是嗅觉最先察觉到不对的。冰冷的金属味?火药,药剂?

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封死了。

他的手心是从刚才才开始变得这么冷的吗?这个时候还若无其事地开门出去是在找死。

猫头鹰不能在狭小的空间作战。视觉和听觉都会受限,只有依靠并不优秀的嗅觉。他不该到这里来。任何一个可封闭的房间都不应该。

“动作还是迅速点比较好。你以为你在闲逛吗?”

原本确认线路坏死的监控探头传出了滋滋啦啦的声音。

“如果你在这里训练过,应该知道对付敌人的方法永远不要重复使用。”

“Dom?”

“Dom去前线了。”

MP只有B-,他比他高一个等级。他不可能在外面堵人。

对付猛禽只能用猛禽。想想外面有多少A级猛禽端着枪在待命?

“他的人和DE顺利汇合的话,你们就会损失大部分尖兵么?战争可不是赌博。”

“真不知道你这个二五仔是哪来的脸说这些……”DB希望自己此刻带着枪,里面有子弹可以喂给自己。

“你本来可以成功的,只是选错了人。”

猛禽怎么适合当卧底呢?

“现在该希望你有宗教信仰?祈祷你有我那样的好运吧。”

MP说这些的时候,他想起来他其实已经21岁了,小孩儿心态大概也只针对Dom。

大脑被镇静剂包裹住的时候,他听见MP的声音最后在问猫的事。





END.

4360字
是第一次写了一个完整的哨向!
我从情人节前一天开始写,结果因为打yys被关起来了……

吹吹DE黑哨大佬,黑哨打架,神仙打架(??)

 
评论(3)
热度(48)
© 遇冷速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