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DE]吼叫信

霍格沃茨AU

MM鹰院,DE蛇院

PT狮院 ATTiT蛇院




你也许属于格兰芬多,那里有埋藏在心底的勇敢,他们的胆识、气魄和豪爽,使格兰芬多出类拔萃。



格兰芬多永远出类拔萃。

人生第一次,PT在魁地奇以外的地方用了最快的速度——像麻瓜一样在走廊狂奔,格兰芬多的校服在他身后像振翅的黑鸟。他被手里的东西拽着。他本跑不了这么快,都是手里的东西力气太大了。PT简直要尖叫了,他这辈子都没感到这么呼吸困难。

他冲进大厅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了他身上,他在魁地奇上抓到金色飞贼都没这么备受瞩目,因为他手里有比金色飞贼更令人瞩目的东西——紫色的,吼叫信。

他朝着拉文克劳的长桌奔去,在要到最前端的时候,他卯足了劲把信甩了出去——谁接到谁倒霉!然后他又用了麻瓜最快的腿脚速度猛转身迅速撤回但格兰芬多的长桌,还差点腿软摔倒。

“我敢打赌我只看到在他输了魁地奇的时候才这样……摔倒什么的。”斯莱特林的长桌上TiT对AT说。

“可真是情绪激动啊。”AT对PT当人形猫头鹰的行为投去怀疑的一瞥,“我是说信。”

吼叫信飞出去,刹在了拉文克劳某位临毕业生干净的餐盘里。AT看清楚了收信人,缩了缩脖子用勺子把碗里的土豆泥压平,小声说“真糟糕”。

Mastermind脸色简直跟斯内普教授有得一拼,他和餐盘里的吼叫信相看两厌,正抬手去拆时,吼叫信已经冒起了烟,周围的人反应更快,拿出了黑魔法防御课上都没有的反应速度连人带椅撤得远远的。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后,吼叫信打开了——



「好吧!你赢了!亲爱的Mastermind!你赢了!」



震声出来的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MM收起自己的魔杖——小小的防御术。信接着吼道——


「我算是懂了,你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很好,你厉害!既然你一封信都不回我,那我就亲自来告诉你,给我听好!」


“你得知道……最怕的就是有人这么用吼叫信。”AT说。

“声音好大啊。”

“嗯,用了声音洪亮。”

“太真情实感了……”TiT说。



「恭喜你今年即将毕业,我也是!你也太傲慢了,我离校这么久,你连封信都不给我!既然你没打算给我写信,那就不要说会写信过来,让我整天惦记啊!」



“让我喝点水……”PT声嘶力竭,从地上爬起来抓着餐桌沿伸手就抓杯子,也不管是谁的。

“你听出来是谁了吗?”TiT喂了一勺土豆泥。

“呃,我想我们想的是同一个人。”AT耸耸肩。

MM头疼似的扶着额头,疲惫地盯着面前开合的信口,像一张大嘴——他似乎在考虑用“召唤火焰”还是“粉身碎骨”。AT知道他常用的咒语,常规的“除你武器”和“昏昏倒地”他几乎不用,上来就是“粉身碎骨”。MM如果不在拉文克劳而是斯莱特林,他绝对是成为黑巫师的种子选手。




「我得说,我最受不了等待了!尤其是在麻瓜的世界里等你的猫头鹰送信来!为什么巫师不能用手机?麻瓜的东西有些还是很聪明的!还有,下次见到你的猫头鹰,我要拿它煲汤!」



PT终于在同学的帮助下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开始大吃大喝起来,旁边的SD还把面包给了他。

MM什么都没做,只是魔杖还攥在手里,一副随时都能让信粉身碎骨的样子。信的吼叫声在大厅里回荡着,大得过分。



「我觉得你肯定在心里骂我了!你准备好让我粉身碎骨了?——如果不是你不给我寄信也不回信,我会用吼叫信吗!?」



周围开始窃窃私语,没人在好好吃饭,或者埋头尊重隐私了(吼叫信的作用,很大部分是把隐私公开的存在),大伙都猜测这个家伙是谁。信接着吼——



「还有,我弄这个信的时候,你妈妈在旁边!」



天知道MM听到这里是什么心情。



「我说我来你家做麻瓜研究课的实践部分,她热情招待了我,她还说为儿子是拉文克劳应届最棒的巫师自豪!」



“……MM可一点不喜欢别人提他的麻瓜出身。”TiT端着南瓜汁,吹开热气说道。




「——是啊,拉文克劳毕业生里最棒的巫师,连给他男朋友写信都不会!」



TiT猛呛了一口南瓜汁,AT倒是很淡然,帮他擦拭起汤汁免得毁了校服,他见TiT这个反应:“不知道么?吼叫信一样的爱情故事。”

“哇、哇哦……”

“听我说伙计,全校都知道他俩的破事儿……”PT从中间挤出来一把搭上TiT的肩膀,面色苍白。

“你从哪里钻出来的啊!”

“校内禁止使用幻影移形。”AT双手抱胸,皱着眉说。

“嘿!你说起话来怎么像一个教授?”PT瞪眼。

“他们什么事?”TiT问。

上帝啊。AT心想,格兰芬多的笨蛋,他的勇敢从来都用在违反校规上。



「你最好给我适可而止,未来伟大的巫师先生。」吼叫信的语调陡然低沉顿挫,「我的想念是无限的,但忍受你不闻不问的耐心是有限的!就像你唯一一团糟的占卜课一样!」



MM发出一声疲惫的叹息。

“他们的事至少全校女生都知道。”

“不要听他八卦,TiT。”

PT扭头瞥了他一眼,吐舌,接着他对TiT说起了在有求必应屋里的,榭寄生的故事。不管传闻有几成真实——在无数女生艺术加工后还剩几成真实,但它确实足够吸引人,也亏得PT这种属格兰芬多的直男能流畅完整地叙述,还吸引了几个斯莱特林学妹的耳朵。



「我不想再忍受丧偶式课外实践了!所以,我向你妈妈说我们打算毕业后结婚的事!」



在女生聚在一起爆发出的克制的尖叫声里,MM攥着魔杖,粉身碎骨已经要呼之欲出了,谁都看得出来他现在很想逃走,但这是吼叫信,附加了声音洪亮咒语的吼叫信,他必须听完,没有巫师能逃避。



「你知道我不在乎那一个或者两个戒指的事,我在乎的是,吼叫信能不能让你动动你高贵的手指,给我写封信!看看你的邮箱,让我的劳动成果有点回报——我入学到现在要毕业了,从来没写过这么多东西!」




MM真想给自己施个粉身碎骨。



「圣诞节之前我要见到你回复我所有的信,不回也没关系,那应该表明你很喜欢我的吼叫信,傲·慢·的·家·伙。」



最后吼叫信向他猛吐了舌头,撕碎了。

没人知道在吼叫信停止后MM起身离开大厅去干什么了,“也许是去老实回信了。”PT望着他的身影在侧门消失。

“他也去准备吼叫信也说不定。绝对是霍格沃茨后三年最热门的谈资……”TiT愣愣地说。




AT:说吧,为什么是你来送吼叫信?

PT:因为DE那家伙的猫头鹰送错人了,早起的猫头鹰不适合工作。我到现在手心里都全是汗。(摊开展示)

TiT:早起的格兰芬多的学生也不是。

AT:出类拔萃啊,你真该看看你冲进来的时候跑得有多快。

PT:你们好过分啊……!💢



END.

在狮院和鹰院间犹豫的女孩做了hp官网+非官方各种分院测试都是鹰院,是纯正的鹰院女孩了

(于是买了鹰院校服 正在后悔三天中💔)

 
评论
热度(33)
© 遇冷速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