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我一个人在看日食。戴着护目镜我可以直视太阳,院子里树影下的光斑都变成月牙形了。我用有花纹的玻璃杯折射阳光,房间里就到处都是月牙形的彩虹。那时候我想Dom也在就好了,他也在看日食吗?可我们已经分开一年零四个月了。曾经我们也一起生活过一年零四个月,加在一起相互抵消,等于从来没有在一起过——信件和联络,如果不能相拥就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们都没有那样做。

我总是觉得,跟Dom比起来我才是更能表达情感的那个。他有年轻的皮囊,内心却干枯得像揉皱的废纸,我唯一能在他身上看到的一点鲜活的东西,是他烦躁的时候会揉乱自己的头发,和右边耳廓上的耳洞。他以前戴耳钉的,凹陷几乎看不见但确实是穿透的,只有两个,两个都在一边上,我在某天早晨醒的时候发现的。

他从来不说自己的感受,觉得难过和寂寞的时候也不说,我却和他相反……是不是我们一个有,一个没有,加在一起就能变得完整呢?所以Dom真的很喜欢发脾气的时候的我啊,他真是这么说的。

 
评论
热度(14)
© 遇冷速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