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DE]倒追还真的是隔层纱

@炙空远夏-

点文进度2/6。真的不是懒得开电脑(怂





//活在短信后面的猫先生–还没见光我就要尴尬症了

MM最开始是收到情书。

不知道是被什么人夹进书里的,煞有其事地写在纸上,明确地传达出来的爱意结束在一个简易的猫头像。

内容倒是简单明了,“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和“我喜欢你”。

“和我约会吧混蛋。不要看着别人。”

“都是你的错,别让我整天老想着你啊。”

“我不会养猫,你帮我养吧。”

不过对方把他的名字写错了。

MasterMind。

MastarMind。

……真的不是搞错对象吗?“MastarMind”是谁啊?

后来那猫先生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他的手机号,整天掐着时间发短信,每发完一波就是一个颜文字做结束(( •̀ω•́ ))。他似乎知道他的作息时间。

MM总在起床后收到他的早上好,课休时被他告白,午间接到他的电话(当然对方又一句话没说就挂断了),最后是在晚自习的时候,猫先生突然连发了好几条,本来响度很小的提示音在安静的环境中却显得格外突兀,吓得MM差点把手机给吃了。

事后他应:“闲得慌吗?我在上课啊!”

“课是谁?你居然上他?”秒回。

MM顿时觉得人与人之间的沟通真的好难。

“我不闲,忙着惦记你呢。约会吗?”然后又是一条。

“不约。你没课?”MM心说我们还没认识呢切入点再怎么找也不是这个方向吧。

“没。约会的话随时可以。”

“你怎么还想着这个?”

“想和你处对象。”

“[图片][妈的智障.jpg]”

“( •̀ω•́ )”

直到MM回家后想起这前前后后的事,意识到没准那猫先生是铁了心地要跟他处对象。

细思极恐,万一那人见光死怎么办?想想都犯尴尬症。

快深夜十一点的时候MM鬼使神差地发过去一条,他试着说服自己就当这是个玩笑——两点出来约会,过了就别来了。


看他能不能接到电话咯。






//我一通电话就能脱团–这个对象真好吃

“下午要交论文你写了吗?”

“写了,自己找。”

“衬衣不见了,你穿的?”

“嗯。”

“早饭都不给我留。”

“说得好像你还有早上这个概念似的。”

回复了最后一条后MM收起手机,在老师点到DE的名字的时候喊了一声“到”。


这是和猫先生交往的第四个月。

那通凌晨两点的电话MM完全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打的,毕竟这么晚了对方早就睡了也说不定。听到未接听的忙音后他突然不服气起来,想再打一遍的时候进来了来电显示——猫先生自己又打回来了。

电话接通。MM等了一下,那边并没有主动说话。

“出来约会吗?”他说。

“好、好啊……”

他带着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困倦,猫先生的声音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意料之中的,猫先生不是见光死,毕竟之前整天巴不得跟他面基处对象。

真的确认关系后MM发现这猫先生其实不怎么喜欢猫,之前说的让他帮着养猫和颜文字都是他倒追的战术,因为不知道是谁告诉他“MM喜欢可爱一点的东西尤其是猫”……

什么?这么说来他盯上我很久了吗?

MM完全想象得出来这家伙像思春期的初中生因为暗恋学校里的某个人而整天心不在焉,担心暗恋的对象喜欢别人,担心对象被人先自己一步告白……种种不安促使他主动出击,尽管身处的立场并不适合做主动方。

幸好追的对象是我。MM有时候心里会想,按照他那套路整天短信没停过,换追别人估计早就就被一秒拉黑死在起点了。


后来有人问MM怎么就接受了DE这痴汉,他想了想说大概看到那颜我就弯了于是想带回家养养……


DE从教室后门溜了进来摸到MM旁边的位置坐下。MM瞥了他一眼,低声说:“上午的课你其实可以不用来了。”

“我陪读。”DE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划拉了几下后MM那边的突然振动了几下。

“有病啊你……”MM皱眉,翻看了DE发过来的东西。

“想吃牛肉盖饭。”

“饿着。”毫不客气地回。

“这么狠心我好难过。”

“不狠,我爱你。”还补了个颜文字过去。MM用余光瞥到他捂着半张脸想掩饰因为被突然示爱而激起的绯红,不过效果很糟。他看到他这晕头转向的样子突然就笑了,拿书展开挡在前面,看准老师转过身板书的时间凑过去轻吻他的嘴角。

DE愣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埋下头在臂弯里闷声埋怨他占便宜。

“脸红什么,又不是第一次。”MM轻笑着调侃他。

“禽兽。”

“别夸我,会骄傲的。”


幸好后面的座位都没有人,MM决定下课找机会再偷一个。






//什么事才算正事–还能不能好好写论文了


“哲学的基本问题及其两个方面。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对立。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观,观点……”

“及历史。”

“……形态。”

说完DE痛苦地扶着脑门往后一倒靠在了MM肩上,愣愣地盯着天花板。

风水轮流转,DE也有沦落到亲自写论文的一天。

其他的先不管,提笔就是一千字的概念解读,中间还带借鉴了MM写的内容,水来水去还是凑不上字数。他也不是没讨好卖乖求MM代笔,只是那家伙不知道打什么主意,这次铁了心的灌不进油盐,说来说去也就换来个陪写的待遇。

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还是没写完。MM可从不熬夜。他从DE手里拿过纸笔又帮着写了一段,然后DE又接着写,就这么交替着磨。偶尔MM突然死活不肯接着写,搞得DE一通乱扯,还写出了生无可恋的感觉。

“你居然能考上大学。”MM咋舌。

“有意见?”

“有。”

MM把他的刘海掀到后面用发夹夹好,结果招来一记白眼,“手拿开。”

DE抓住MM趁机想摸进衣摆的手。

“你写你的,我又不碍着。”说着就突入进去,在DE腰上捏了一把然后嫌弃起来,“肉都捏不起来,你都吃的什么啊?”

“不是你在养吗?别摸了好痒……”

“嗯……这里也痒?”

“痒,痒啊?喂,停!”

“真瘦。好歹让我有点成就感啊。”

“妈的你好烦啊!”DE一个猛起身,推了他一把几下就翻过了沙发,赤脚逃进了房间咔哒一声锁了门。

“跑什么,论文不写了?”MM朝里面喊。

“滚开!”


END.

 
评论(13)
热度(59)
© 遇冷速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