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DE]

夏夏点的文。意念@(x
MM是个医生,DE家里吃闲饭的。





很凑巧。DE不禁怀疑他的爱人是不是真的恶趣味地在屋里装了监视器。分毫不差,仿佛是在叫停他正要进行的动作。他的手指刚碰到冰箱的时候,他搁茶几上的手机响了。

除了他也没谁会大清早给自己打电话。

DE赤脚走过去开了免提,发现这是爱人提前准备的录音。

“别问我有没有给早安吻。没有。我来不及了。黑啤酒我买了,在冰箱里,别喝太多。晚上不回来,不准熬夜,乖。”然后停顿了一下,淡淡地补了句“爱你”就结束了。DE觉得肉麻得不行,于是很嫌弃地将它删除,把手机丢进沙发里。

MM并没给他做好午饭,看来确实走得急。厨房里是做了一半的奶酪泡芙,MM在冰箱门上还用便利贴给他留了言,字迹潦草,处处透着对他大写的不放心。

——再说一遍,别喝太多。不准熬夜!

DE无视便利贴,打开冰箱就拿了两罐啤酒顺走了一堆零食,他把半成的奶酪泡芙端出来,然后舔掉手指上沾的一点奶油。他把MM搭在沙发上的大衣拿起往自己身上穿,背面在前,免得自己吃东西的时候弄脏睡衣。他往沙发里一靠,正想尝尝这半成的泡芙配黑啤酒的滋味,一抬头却发现了贴在落地灯上的另一张留言。上面也是潦草地写着:放过大衣,它不是你的餐布:(

DE笑了,啤酒呛进鼻子里让他咳了好一会儿,一低头发现大衣已经滴上了几滴啤酒渍。

DE完全想象得到他的爱人在一个漫长的年假过后,第二天早晨因为几乎颠倒的生物钟而上班迟到。连一个简单的早安吻都没给。他一进办公室,迎接他的是一大堆电话留言,还有邮箱里上百封需要他细读的电子邮件;工作用手机里未接电话和短信堆积着翻都翻不完,他要把重要信息剔出来备份好,再不停地接病人和上司,同事的电话。

“每次休假回去,我都看不到我桌子在哪。”某天,MM在床上翻着病历对他说,他头疼又发作了,刚服完镇痛药。DE在后面玩他的头发,心不在焉地尝试给他编辫子。他对爱人有时候把工作带到家里略反感,他仔细地翻看陌生人的信息,仿佛头等大事。

直到MM看得眼睛发干,取下眼镜把眼角揉得发红,DE连忙让他停手,下床去找眼药水。

“别看了。”DE让他仰起头,“我说真的。诶不要动……”

“都约好了。”

“你又不认识那些人!……我也不认识。”

MM笑着说了句别闹,药水刺激得他不停地流眼泪。

DE把空酒罐捏变形远远地扔进垃圾桶,不过准头很差。外面在下大雨,狂风吹着雨滴敲打着玻璃。他往沙发里钻,拿了个靠枕抱在怀里,感觉自己起得太早了有点没睡够。

DE翻起身来,在沙发缝里掏出了他的手机。想着这会儿对方肯定忙得扶眼镜都嫌浪费时间,于是他发短信过去,反正忙完了总会看到的。

“给我带冰淇淋球。”

不多会儿,MM居然回复了。不好带,换一个。他说。

DE回到房间,钻进了还暖着的被窝,把新开的啤酒搁到床头柜上,开始回复对方:算了你忙。

他设置静音,这时MM回复问他是不是有毛病,DE暗暗地想可能是吧。他把手机扔在一边,钻进还暖着的被窝,为今晚的熬夜做准备。

 
评论(4)
热度(40)
© 遇冷速溶|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