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MP]关于雨中的酒馆

是上上个月的点文 试图龟速还债

我觉得这个应该有个后续才行 ……………(挠头)

@Aoraku.com 



_



“人类——中等智商两足生物,全身含有7000兆兆个原子。外表丑陋,起码第一眼看去便是如此……”*


酒馆门口的铃铛响了,MP的视线从书上离开,看了过去——但对于人类自己来说,人类并不丑陋。


进来一个高个美男。显然是酒馆外突如其来的暴雨的受害者。书里的外星人认为下雨是地球上最恐怖的事。


MP得承认他看到对方往吧台那边走的时候脑内想象了一见钟情之类的桥段,但不过五秒就没了。他现在至少还相信人类是理性的。


“有无数个超出能力之外的想法,例如时空旅行和后现代哲学;对自己、对他人都极其危险”。


他觉得那个男人肯定不会有时空旅行的想法。


MP接着往下看,但读到头脑里的文字却连不成句子,因为他没看清对方的脸,只刚进门那会儿远远地打量了几下,就觉得对方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酒馆里温暖又干燥,雨声隔绝在外,好像暴雨是另一个世界的事。


“有一天会死,他们亦深知这一点,但对此束手无策,除了爱之外。顺便说一下”……


他试着用余光看对方的动向,却发现他不见了。正有点失落,身旁的位置突然塌陷了。


MP猛地合上书……见鬼,又没看成人杂志?


那个男人坐到他这里来了。MP觉得如果使劲的话,对方能拧出水来。


进来躲雨的人很多,但还没到人满为患的地步。


所以?


“你好……”MP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先开口打招呼,不禁怀疑这是不是在有好感的对象面前的表现欲作祟。


这可不会有什么好事。他的指甲抠进书页里。


“名字。”对方突兀地说。


这是什么强硬的自我介绍?


“Paradox。Mad……Paradox。”MP在想他可真白。


“好,你帮我个忙。”


“……什么?”


“不……请你帮我个忙。有点重要。”


你还没说你的名字?


单向自我介绍就是很麻烦,不知道怎么称呼,难道要叫“那个谁”或者“帅哥”吗?


“嗯。”


男人抬眼朝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


“……人类是很原始的生物。”


“你想干什么?”MP有点警惕。


“也许我们喜欢同一本书。”


MP这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把书名挡一下的。就算先前想象过被搭讪的情景,有点美好——但真的发生时他又有点儿想逃。


“《The Humans》。”


“下雨是地球上最恐怖的事。”


他好像没有点任何东西。MP看着自己的热茶想。


“我刚刚在办一件重要的事,但出了一点意外,办砸了。”男人说。


“因为下雨?”


“其中之一。”他移开的视线。


“这里提供毛毯。”


“不需要……”男人调整了一下位置,他往后坐了一点好能靠到抱枕,“我小时候,”他接着说,“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认为,事物的复杂程度是直接体现在组成它的字母数上的。”


MP拨弄着书页。


“组成哲学的字母很多,我至今搞不懂哲学。反过来杀人的字母很少,所以杀人很简单。”


“数学很短。”


男人强忍着咳嗽:“是的,总会有例外。”


“……爱也很短,喜欢也是。可是都很复杂。”MP说。


男人的视线又跑去了门口。“听起来你像个作家。”


“只是会看一些书。”


“我意识到事物的复杂程度不再通过字母数量体现过后,有种搭积木搭了很久,最后垮掉的感觉。”


“积木可以比喻你的童年。”MP几乎是脱口而出。


“你别真是个作家吧?”


“你可能会出现在我的下一本书里。”他顺着接下去。


“为什么它们就很复杂?”


“人可以轻易说喜欢,爱却不能。”


“怎么说。”


“喜欢是个轻松的词,爱与之相比显得沉重。”


男人看起来在思考他的话。“你对什么人说过爱?……”他声音到后面嘶哑起来,咳得很厉害。


“我前任。”


“哇哦……”


“我已经21了。别盯着我全身看。”


“呃,你长个子的时候营养不良?”


“只是不长了而已。”白眼。


“听起来是很容易说爱年龄。”


“就说过一次,然后分了。”MP耸耸肩,“分的前一天晚上他叫我出去玩,我以为只有我们两个,到了发现还有他的朋友。我不喜欢那些人,他们从来都不知道他们的玩笑有多无聊。”真奇怪,好像只要分享一件私密的事,就能和陌生人拉近距离似的。


“什么玩笑?”


“呃,对同性恋婚姻法案投反对票的人,还能开什么玩笑。”


“他没有站在你这边吗?”


“他都没察觉到他们的恶意。因为当时气氛看起来很好,容易把恶意当成玩笑而一点都不觉得过分。”MP觉得新书的纸页有点划手,“或者是他知道……但是没帮我。”


“也太复杂了吧。”


“然后我就跟他们一起笑。我只能笑啊又没人帮我。他们以为我跟他不是认真的,以为是我单方面的事,所以就这么做了。第二天我就再也没找过他。”


“直到现在?”


“不然你根本不会在这儿遇上我。”“你呢?”MP问。


“我是个杀手。”


“呃,你叫里昂?”


“我真是个杀手。”男人想挪一下位置但又因为什么难以动弹,MP看到了他额头的冷汗。


“你的故事呢?”


“都是杀人的事,很吓人的。”


——俨然是外表成了先入为主的印象,被当成孩子了。


MP皱眉:“你怎么老看门口?”


“觉得会有意想不到的人进来。”


MP投来怀疑的目光。


“我妈妈和弟弟,他们不知道我杀人赚钱。没有感情史。很失望吧?”


MP:“杀手话都很少?”


“我算多的。”他又咳了起来,“我见过……话最少的是个哑巴。”


这个冷笑话一点也成功。“你看起来不太好。”


“我受伤了。”


MP觉得他何止是白,他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话多总不是什么好事……”


门铃响了。MP拨弄着书页的手指忽然被划破了。


“我说过你得帮我个忙。”


男人也看到了,进来三个人,西装被雨水淋成深色,看起来还有点脏。他们手里拿着枪。


MP浑身一僵——有什么东西抵在了他的腰后。一开始他可没看到对方身上有其他什么东西。比如枪。


“行。”


“现在吻我。”


MP懵了。手指的血沿着纸页横向浸染,同时那三个男人开始去每一桌挨个查看。他的指尖发麻。


“坐到我身上来。”


有时候被外貌吸引总不是什么好事,为什么不长记性呢?他从来没主动吻过谁。直到那三个人开始注意到这边之前,他照男人的话做真的坐上去亲吻他时,却想起来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END.


*出自马特·海格《我遇见了人类》,下同

 
评论(1)
热度(38)
© 遇冷速溶|Powered by LOFTER